中第茶网

 
当前位置: 首页 » 新闻中心 » 茶界新闻 » 正文

著名女作家冰心与茶的故事

放大字体  缩小字体 发布日期:2019-01-08  来源:网络  作者:月影  浏览次数:217
核心提示:因为是福建人的缘故,冰心对于茶的爱好是有渊源的。祖籍福建长乐的冰心平生最喜茉莉花茶,这和她长时间居处北地恐怕也有一定的关

因为是福建人的缘故,冰心对于茶的爱好是有渊源的。

祖籍福建长乐的冰心平生最喜茉莉花茶,这和她长时间居处北地恐怕也有一定的关系。一方面,固然茉莉花茶是福建的名产,而冰心的家乡长乐是茉莉花的主要产地,19世纪中叶到20世纪30年代,福州茉莉花茶生产发展到鼎盛时期,福州更是全国窨制花茶中心。


冰心出生于1900年,正是福州茉莉花茶生产的高峰期,在这样的背景下长大的冰心对茉莉花茶有深厚的感情大约算得上是因缘巧合。另一方面,北京人饮茶好饮“香片”(花茶是也),北地饮食的特性也决定了味美香郁的花茶在北京大受欢迎。所以家乡有人去北京看望她,也总是给她带上茉莉花茶。 按前人品茶“尚清饮”这一条说来,冰心不算是按古法品饮茶的,首先她喝茶的面就较窄,而茉莉花茶又有以花香夺茶香之嫌。她自述少时口渴,是先倒大半杯开水,之后从父亲浓得发苦的盖杯中兑了一点浓茶,混着喝了———此作法和苦茶老人周作人一样,是调了“茶卤”来喝,不能算真正会饮。只说她和吴文藻结婚后,家里虽陈设着一套周作人送的日本茶具,包括一只竹柄的茶壶和四只青花带盖茶杯,但是那茶壶内装着的只是凉开水。他们新婚后在北大燕南园生活时,有一天闻一多、梁实秋结伴同来,刚刚坐定,却说出去一下再回,原来是去买了烟和茶叶来,此后,冰心家才有意识地备了待客的茶、烟。

但是冰心出生在茶人之家,先天有了品茶、论茶的优越条件,只是在品茶这一点上开窍要到中年以后了。先说冰心的祖父谢銮恩,他可是一个有根基的茶人。单从泡茶用水的讲究可见一斑:他泡茶弃井水不用而用雨水。福州天气本来潮湿多雨,每到天下大雨,屋瓦被雨水冲洗干净后,谢銮恩便用竹管引屋檐上的雨水到大小水缸里,这样的水缸都盖着大木盖,大木盖上还开着小盖,泡茶时只须打开小木盖,用小水勺舀出存储的雨水,如此的水最纯净,没有土味。

冰心的父亲也保持着祖父的习惯,一直到他们举家迁往北京,由于彼地干旱少雨,只好改以自来水泡茶,不过,每次便要多多投放茶叶,以使茶香盖过水味。 冰心对大人的行止印象深刻,到抗战时期,全家避难重庆,在重庆歌乐山居住的冰心于百无聊赖之中,“一面用‘男士’的笔名,写着《关于女人》的游戏文学,来挣稿费,一面沏着福建乡亲送我的茉莉香片来解渴。


这时我总想起我故去的祖父和父亲,而感到茶特别香洌。我虽然不敢沏得太浓,却是从那时起一直喝到现在。”冰心喝茶的历史可以从此算起,而这其中,对家乡和亲人的思念是品饮清茶的味外之韵。歌乐山时期生活中,老舍常到她的家来,每来亦必索茶喝,他赠给吴文藻和冰心的诗中写道:“中年喜到故人家,挥汗频频索好茶。且共儿童争饼饵,暂忘兵火贵桑麻。酒多即醉临窗卧,诗短偏邀逐句夸。欲去还留伤小别,阶前指点月钩斜。” 冰心在89岁时写了《我家的茶事》,言及“现在我是每天早上沏一杯茉莉香片,外加几朵杭菊……”———还是不能够清饮,然而不能因此苟求如此一颗对于茶有着挚爱的心吧?!何况,她是将她的亲情乡思都寄托在这小小一杯茉莉花茶中———为此她专文写道:“我的故乡福建既是茶乡,又是茉莉花茶的故乡。

解放前,四川、湖北、广东、台湾虽也产茉莉花茶,它的品种、窨制技术都是从福建传去的,花茶的品种很多,有茉莉、玉兰、珠兰、玫瑰、玳玳等,而我们的家传却是喜欢茉莉花茶,因为茉莉花茶不但具有茶特有的清香,还带有馥郁的茉莉花香。”这是一段令人感动的文字。

冰心(1900年10月5日─1999年2月28日)享年99岁,福建长乐人,原名谢婉莹,笔名冰心 。现代著名女作家,儿童文学家,诗人,深受人民的敬仰。 1900年10月5日出生于福州一个具有爱国、维新思想的海军军官家庭,她父亲谢葆璋参加了甲午战争,抗击过日本侵略军,后在烟台创办海军学校并出任校长。 冰心出生后7个月,便随全家迁至上海。 4岁时迁往山东烟台,此后很长时间便生活在烟台的大海边。大海陶冶了她的性情,开阔了她的心胸;而父亲的爱国之心和强国之志也深深影响着她幼小的心灵。曾经在一个夏天的黄昏,冰心随父亲在海边散步,在沙滩,面对海面夕阳下的满天红霞,冰心要父亲谈谈烟台的海,这时,父亲告诉小女儿:中国北方海岸好看的港湾多的是,比如威海卫、大连、青岛,都是很美的,但都被外国人占领了,“都不是我们中国人的”,“只有烟台是我们的!”父亲的话,深深地印在幼小冰心的心灵。 在烟台,冰心开始读书,家塾启蒙学习期间,已接触中国古典文学名著,7岁即读过《三国演义》、《水浒传》等。与此同时,还读了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说部丛书”,其中就有英国著名作家狄更斯的《块肉余生述》等十九世纪批判现实主义的作品,在读《块肉余生述》时,当可怜的大卫,从虐待他的店主出走,去投奔他的姨婆,旅途中饥饿交迫的时候,冰心一边流泪,一边掰着手里母亲给她当点心的小面包,一块一块地往嘴里塞,以证明并体会自己是幸福的!

 
 
[ 新闻中心搜索 ]  [ 加入收藏 ]  [ 告诉好友 ]  [ 打印本文 ]  [ 违规举报 ]  [ 关闭窗口 ]

 
0条 [查看全部]  相关评论

 
推荐图文
推荐新闻中心
点击排行